江苏高院微博 江苏高院微信
网站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审判信息>案件速递>刑事案件

你可能听到了“假”电台
私设假电台影响航班飞行、黑电台操控者、技术员均获刑
www.jsfy.gov.cn 来源:江苏法院网  作者:张滨滨 蒋荣志  更新时间:2017-03-20 10:07:06  
    

   正在与机场沟通准备降落的航班,无线电通讯里突然传来“祖传秘方”;居民收音机里正常收听的节目,突然被“肾胶囊”广告强行霸占……日前,邳州法院审结一起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三男子在邳州等地架设“黑电台”,通过循环播放保健品广告非法牟利,严重扰乱居民生活和航空通讯,案件被侦破后,假电台 “ 操纵者”、 “技术员”均被判刑。

  意外,“电磁”禁区遭遇非法入侵

  “观音机场,我是杭州飞往徐州的某某航班,请求降落,向你报告飞行高度……”去年5月某天,一架准备降落徐州机场的客机正在联系塔台,可是无线电频率里突然传来嘈杂的“专治肾亏”保健品广告。机场近在眼前通讯却意外中断,危机之下机长紧急启用备用频率,一场航班被迫改降的事件得以及时化解。

  “洞拐洞拐,我机在训练过程中,空中通讯受到不明信号源干扰,特向你汇报。”无独有偶,驻徐某部的战机在例行飞行训练中,地空指挥通讯也被“祖传秘方,神奇特效!3个疗程,包去病根”的广告意外“插播”。

  两家遭到无线电波入侵的单位高度重视,相继向徐州市无线电管理局申诉。在观音机场写给无线电管理局的情况说明中, “在航线交错的城市上空,空地指挥通信就像是道路交通'信号灯',一旦因频率受到干扰而失控,飞行员将得不到及时准确的调度信息,飞行器危险接近和相撞的风险大幅增加,严重影响飞行安全!”分外醒目,专业人员强调:“这种'黑电台'设备影响范围半径超过10公里,不仅影响空地无线电信号收发,还极易分散飞行人员注意力,对飞机起降安全危害巨大。”

  同样遭到“黑电台”干扰的还有徐州北部的临沂机场。据统计,2016年3月至6月间,徐州、临沂两地机场共有38架次航班的地空无线电通讯遭到“黑电台”非法入侵,被迫启用备用频率,严重影响了航班的飞行安全。

  调查,“黑电台”藏匿在居民小区

  接到申诉材料后,徐州市无线电管理局迅速派出精干力量,搭乘无线电移动侦测车寻找信号干扰源,对疑似地区进行重点筛查。

  “第一步是通过无线电监测锁定非法广播的大致位置,然后用精密设备进一步定位。”徐州无线电管理局的技术人员介绍说。当无线电侦测车驶到铜山、邳州交接处时,原本断断续续的“黑电台”信号突然清晰起来,车子继续向东行驶,信号越来越强。技术人员判断“黑电台”应该来源自邳州市区。然而疑似区域住宅林立,信号常被遮挡和反射,给锁定目标造成很大困难。

  经过连续排查,信号干扰源最终被锁定在邳州郊区的一处居民小区,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一眼就认出某高层单元楼楼顶的T型电台天线。在邳州公安机关的配合下,执法人员来到楼顶平台,沿着天线电缆顺藤摸瓜,在顶层某出租房内发现一部装着存储卡的调频无线电发射器,正在循环播放着某保健品广告。

  “房东说这是两个东北口音的男子租的房子,一次交清了半年租金。因为房子在郊区,房东平时也很少过来”负责侦办案件的民警介绍说,这个“黑电台”的操作人员把提前录制好的节目拷贝到SD卡,然后插到播放器上,通过手机远程操作,平时则无需人工控制。小区的物业人员一直以为T型天线是住户的电视天线而没有拆除。这个“黑电台”位于周边小区制高点,信号辐射范围非常广。

  “'黑电台'占用国家正规频率,对航空、正规的广播频率造成严重影响。”徐州市无线电管理局的技术人员愤愤不平地说道,这些“黑电台”都有共同的特征:不间断循环播放同一种内容,从不报出电台名称与呼号,几乎所有推广药品的销售热线均表示,所卖药品只能通过快递货到付款,不在药店销售。据了解,“黑电台”的辐射面广,对周围居民身体健康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离谱,“歪点子”挣钱鬼迷心窍

  家住辽宁省鞍山市的汤锦龙脑子活、思路宽,早年因为贩卖土特产发了笔小财,这几年,他发现保健品行业利润特别大,开始捯饬起这方面的行当。“卖东西关键看销路,走量才能挣到钱,而销量的关键主要看广告。”谈到自己的销售思路,汤锦龙自信不疑。

  电视广告太贵、发传单太累,汤锦龙从“圈子”里得知一种架设天线,播放广播的广告捷径,一方面这种宣传成本低、受众广,另一方面广播的听众一般是老年人和农村居民,这两类人群正好是保健品的主要客户。为了给自己的保健品披上华美的外衣,汤锦龙打出专治“不孕不育”、有效“明目健脑”的高效包装,更在网上花重金请人录制了“医患交流”式、“祖传秘方”式、“专治某病”式等多样广告音频。关于广播设备,汤锦龙从朋友处找到一家销售广播设备的淘宝店铺,这种无线电调频发射器不仅架设方便、外形隐蔽,而且能通过手机远程控制、循环播放。

  为了达到不错的销售效果,汤锦龙计上心来,在网上搜索得知江苏地区经济发达、人口稠密,是保健品销售的理想地区。他找来自己的小舅子刘冰瑞、朋友周金博来到江苏邳州、丰县、沭阳等地,通过租赁偏僻小区顶层、私自假设无线电调频发射器等形式,运用手机远程遥控,非法占用76MHZ至122MHZ无线电频率,循环播放预先录制好的广播音频。仅仅3个月,就销售“奇鹿丸”、“爽目组合”等保健品3万余元。

  法院审理

  “黑电台”被执法部门端掉后,汤锦龙、刘冰瑞、周金博先后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三人如实交代了在江苏多地私自架设调频无线电广播发射器,利用无线电广播播放药品广告的犯罪行为。

  2017年1月24日,检察机关以被告人汤锦龙、刘冰瑞、周金博犯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向邳州市人民法院提升公诉。法院经审理认为,三被告人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无线电频率,干扰军、民机场地空无线电通讯秩序,造成部分机场启用备用频率、影响航班秩序等后果,其行为均构成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且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法院予以确认,论罪应处三被告人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三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系坦白,依法可从轻处罚。关于辩护人提出对被告人汤锦龙、周金博适用缓刑的意见,法院经查认为,该两人在江苏省多地非法架设无线电发射机,占用航空无线电导航频率,干扰航空通讯,严重影响飞行安全,社会危害性大,不属犯罪情节较轻情形,不符合缓刑适用条件。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最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处被告人汤锦龙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判处被告人周金博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判处被告人刘冰瑞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庭审结束后,刚刚20岁出头的“黑电台”技术员周金博流下了懊悔的眼泪,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汤锦龙更是悔恨不已:“自己财迷心窍走上了歪路,没想到害得亲戚朋友锒铛入狱,更没想到还给别人安全造成这么大的危害!”宣判后,三人都没有上诉,纷纷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一定痛改前非。(文中人物及药品名称均为化名)

  法官说法:承办案件的邳州法院助理审判员蒋荣志说,利用“黑电台”播放广告,不但影响通讯、噪音扰民,甚至对航班飞行造成严重危害,人民法院将会同有关部门坚决打击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市民如果发现“黑电台”扰民线索,可以向公安机关举报。同时法官还提醒民众,切勿轻信非法电台播送的药品或保健品广告,购买药品或保健品还应通过正规渠道,从根源上斩断“黑电台”的利益链条。
 

   作者单位:邳州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 访问次数: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偷倒土方受阻强行逃跑 把人碾成重伤
版权所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京通达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为更好浏览效果,建议使用IE8)
地址信息 | 站长信箱 | 投稿信箱 | 苏ICP备050114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