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中央媒体
代表履职,在矛盾纠纷化解一线——探访江苏泰兴法院“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调解工作室”
作者单位:人民法院报 作者:朱旻 于波 常志飞 发布日期:2020-11-09 字号:[ ]

“调解工作室有力支持了人民法院‘一站式建设’,彰显了人民代表推进县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担当作为!”今年9月17日,31名全国人大代表来到江苏泰州,视察泰兴等泰州地区法院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体系建设情况。代表们在泰兴法院“何健忠调解工作室”,看到忙碌着的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和14位人民调解员,了解到调解工作室成立一年多以来,已诉前调解成功矛盾纠纷646件,调解成功率42.25%,不禁由衷称赞。

人大代表如何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深度、实质化参与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推动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的司法需求?这样的深度、实质化参与,是否可以助力代表更好地履行其监督职能?日前,记者循着全国人大代表们的脚步,来到江苏省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示范法院——江苏泰兴法院,探访“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调解工作室”。

懂法,帮助老百姓解决实际难题

 “都坐下来好好想想、好好谈谈。咱们所有想法都要归结到一个出发点,怎样才能对李某兰更有利。”记者赶到“何健忠调解工作室”,何代表正和承办法官杨惠共同调解一起亲属间申请变更监护权的民事纠纷。

这起案件起因复杂,调解过程棘手,既涉及因不断出现看护事故,今后由谁照顾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李某兰,申请人是她的哥哥,被申请人是李某兰的爱人,案件还牵涉到30万拆迁款如何分配和使用在李某兰的看护上,利益和亲情交织,亲属间互不信任。“已经历了三任法官,每次调解双方都剑拔弩张,坐下来谈话都不肯。承办法官们想到了何代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也愿意何代表来调,这不,今天双方终于愿意坐下来谈了。”泰兴法院立案庭张翠华庭长和记者介绍着案情。

唇枪舌战中两小时过去了,何代表的调解下,争议只剩了一点,需要找到双方都信任的第三方机构或组织来保管和监管使用这30万的拆迁款,也就是李某兰的医疗保障金。“调解到这一步,剩下来协调民政、残联、妇联等可能还需要何代表的帮助,如果顺利这个案子应该能在下个月结掉。”张庭长松了一口气。

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是泰兴家喻户晓的名人。他的出名是从做好事,甚至是有些人眼中的“傻事”开始的。82年退伍,他来到中国邮政泰兴市江平路支局。做邮政投递员14年,他熟悉了这里的大街小巷,家家户户。相熟后,谁家忘了接孩子关煤气,谁家老人要扛煤气罐上楼,甚至谁家殡葬后事料理都会找到他帮忙。而这煤气罐扛六楼一扛就是二十年,后事料理已有数百家,义务帮的忙做的好事5万多件,泰兴城几乎一半的婚礼都邀请何健忠做证婚人。在老百姓的熟知和爱戴中,何健忠成为“泰兴好人”、“中国好人”、各级党代表、2008年当选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至今已是连续三届的全国代表,并连续7年当选大会主席团成员。

考虑到何代表的社会影响力,2019年5月,泰兴法院成立“何健忠调解工作室”,泰州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徐军为工作室揭牌,并向何代表颁发特邀调解员聘书。

 “泰兴法院年收案两万多件,法院搭建这一平台,是因为何代表具有过硬的矛盾纠纷化解能力、代表履职能力,同时我们希望通过人大代表,特别是全国人大代表的示范引领,来带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诉源治理,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泰兴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杨旭波采访中谈到。

 “懂法,才能更好地帮到老百姓,”监护权案件调解结束,何代表匆匆走下调解席,捧起盒饭边吃边聊起来,“08年作为代表履职后,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知识文化底子不够。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代表,要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很多时候不是动动嘴跑跑腿那么简单。回顾做过的那些好事,一多半都涉及基层矛盾纠纷化解,如果我当时懂法,处理效果应该会更好。”

 “代表学法懂法,把法律知识运用到基层社会治理,也是响应和落实中央、习总书记、最高院强调的,要充分发挥人大代表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人大代表做事就是要朝着这个大方向去。”何代表谈到。

履职十三年来,何健忠代表运用学到的法律知识和人大代表影响力,积极协助司法部门调解工程纠纷、医疗纠纷、交通事故、家庭纠纷在内的各类民事案件。《民法典》起草征求意见过程中,他提出的“婚姻登记处没有权限撤销婚姻”这一建议被采纳。最终出版的《民法典》相关条目规定,不论是无效婚还是可撤销婚,均只能向人民法院提出请求。

中午12点半,人民调解员们在调解工作室边吃着盒饭边讨论案情。他们有的是司法系统优秀退休干部,有的是先进退休教师,有的是社区退休工作者。他们聚拢在这间“调解工作室”,和全国人大代表一起,为实现家乡的长治久安发挥着余热,贡献着司法智慧……

析理,打开法官纠纷调处视野思维

片片芦苇在江风中摇曳,艘艘货轮江面往来穿梭,抬望眼,点点白鹭在江天一色的天际线飞翔……漫步泰兴虹桥镇长江生态廊道,谁曾想仅仅一年前这里还是酒店、船厂、养殖厂以及各类大型企业林立。

 “2019年5月,中央下发长江大保护系列文件,各级党委政府积极响应。虹桥镇这里明确了长江生态廊道相关规划后,企业家们都做了迅速撤离,6月份江滩已完全清理出来供改造使用,”泰兴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凌介绍,“如何对企业主们的财产和经营损失予以依法、合理补偿?我们想到请何代表帮助,法院和他以及各级人大代表们一起,正联合政府、企业主,共同把这件事推动做好。”

 “人大代表的视野、思维、对政策的理解,可以推动法院和办案法官更全面辩证地处理矛盾纠纷、涉社会稳定重点问题,做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刘凌很有感触,她回忆,“和何代表商量问题怎么解决时,何代表当即答复,政府大力推行政策落地,是为了泰兴的生态环境更好,老百姓过上更宜居的生活,而企业家们也做出了牺牲和让步,会尽力协调,努力取得多方满意的结果。”

 “代表的智慧,他们对现象、事理的透彻考虑也常给我们法官带来启发性思考。”采访中,泰兴法院道路交通审判庭张鹏庭长和记者谈起这样一件印象深刻的事。

今年年初,张鹏带领驻庭人民调解员老李到“何健忠调解工作室”进行业务交流,老李谈到这么一件案例:2019年7月3日,家住分界的陈某被赵某驾驶的一辆小型轿车撞伤并住院治疗。交警部门认定赵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泰州某保险公司为自身快速结案,在肇事驾驶员未向受害方赔偿损失的情况下,直接将理赔款赔付给肇事驾驶员,而肇事驾驶员收到理赔款后,以各种理由拖延、甚至拒绝对受害方进行赔付。受害方诉至法院后,多次对保险公司的做法表示不满,甚至表示要投诉、上访。

 “虽然这个案子成功调解了,何代表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说,张庭长,我感觉类似这个案件的情况近年来发生了不少,有不小的隐患。”张鹏回顾说。随后他们一起查阅了近年来处理的类似案件,又与保险公司、行业协会及相关监管部门进行对接。认为少数保险公司直接将理赔款赔付给肇事驾驶员,以达到自身快速结案的做法,严重损害了受害方的合法权益,导致诉讼案件增加,相关当事人上访投诉,增加了社会矛盾,同时降低了社会对保险行业信誉度的评价。

 “何代表提出,必须发出建议,引起保险行业的高度重视。我们紧接着向江苏银保监局及泰州市保险行业协会发出相关建议。”司法建议作出后,江苏银保监局及泰州市保险行业协会均作出回函,认可和采纳司法建议相关内容,并着手制订了规范理赔程序规范性文件。今年7月,该建议被省高院评为优秀司法建议。

 “代表和法院、法官,这样的借智借力是相互的。”何健忠谈到,工作室成立后,深入参与社会矛盾纠纷化解让他离社情民意距离更近,能够更好地履行依法监督的代表职责,“特别是参加了最高院、省高院和泰州地区法院组织的执行直播后,我看到了执行不能的一个个现实场景。过去我难以理解,判都判了,老百姓的权益为什么不能兑现为真金白银?有了这样的深度、实质化参与,作为代表,我们依法监督的声音会更全面、更理性。”

用情,带动纠纷化解社会力量倍增

泰兴法院工作人员介绍,“何健忠调解工作室”实行双周值班制,主要调解当事人要求和法官会议讨论后希望何代表参加调解的纠纷、案件。工作室成立一年多来,何代表亲自主持调解了近20件这样的“预约”,几乎件件是棘手的矛盾纠纷、难啃的骨头案。此外,“调解工作室”还担负着指导法院人民调解员和泰兴地区人大代表基层矛盾纠纷化解工作。

这天下午,记者跟随何代表来到泰兴黄桥法庭,参加“黄桥镇政府、黄桥法庭、黄桥镇人大代表”三方信访联席会议,一起交通事故致人死亡引发的群体性聚集事件让黄桥镇信访部门感到很难办。

家住黄桥镇的裁缝王某一直和镇上某服装公司合作拿料回家加工。今年3月19日,在拿料回家途中,王某接到公司电话,通知布料拿错了,要求返回调换。就在返回公司的路上,王某不幸被撞身亡。

悲痛的王某亲属认为,王某的死亡属于上班途中发生的事故,要求服装公司赔偿工亡保险待遇一百余万元。服装公司认为,王某与公司之间是加工承揽关系,承担如此巨大的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情绪激动的王某亲属召集多人来到公司讨要说法,封锁大门并扬言上访。联席会议上,黄桥法庭陈立生庭长简要介绍了案情,镇信访部门工作人员和泰兴市人大代表吴新军、顾卫东、镇工会副主席李建华补充介绍着前期调解情况。

 “除了讲法,还要从一个情字入手,”听取完情况介绍,何代表提示大家注意到一些细节点:双方合作已有三年,且多年来合作融洽,服装公司还为长期合作的王某投了意外伤害保险,“服装公司对待王某是长期合作的态度,后面的调解我们还是要紧扣《工伤保险条例》,同时要把这些地方,这些情理向情绪激愤的王某家属们说深说透,力争把赔偿缩小在一个合法合理范围……”

同行的黄桥镇人大主席洪飞介绍,针对老区信访数量多、诉讼案件多、矛盾调处难,法院、法庭牵头建立信访联席会议机制,邀请全国人大代表何健忠等代表和有影响力、调解能力的社会力量加盟调解,共化解重大群体性事件3起,涉诉信访4件,其他各类信访20余起,撤回诉讼案件20余件。

 “黄桥烧饼黄又黄哎,黄黄烧饼慰劳忙哩……”联席会议结束,参观着黄桥镇一个个人大代表驻镇联络站,记者感慨,黄桥战役是著名的“以少胜多”战役,战役胜利是依靠人民的力量。如果社会矛盾纠纷预防调处化解工作是一场硬仗,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各级代表委员和多元社会力量就是来自人民的力量,这力量汇聚一块,就会无坚不摧,无往不胜!

据了解,在泰州中院、泰兴市委市政府、泰兴法院大力推动下,“何健忠调解工作室”在泰兴法院黄桥法庭、虹桥法庭、道路交通审判庭设立了3个调解点,辐射泰兴16个镇街社会矛盾纠纷调处服务中心,泰兴全市所有乡镇以及298个行政村均设立人大代表矛盾纠纷化解联络站(点)。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