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省级媒体
芳华十年,一路痴劲 ——江苏盱眙县人民法院法官周婷的故事
作者单位:新华日报 作者:郑卫平 陈松宝 发布日期:2020-07-30 字号:[ ]

“小丫”可以当先锋

周婷已30出头,称她为“小丫”似乎不合适。可看着她办事风风火火的样子,加上喜怒全展现在脸上的表情,还有那率真的表达,似乎又觉得她像“小丫”。

就是这么一位“小丫”,何以一上路就能当先锋,何以每个岗位都出彩?江苏省盱眙县人民法院院长接滨谈到,一名年轻的女同志,不论是当大学生村官还是当法官,都很苦很累,可她有苦不言苦,有累不言累,而是自加压力,乐于担当,勇于担当。这是她开局就精彩的奥秘,也是她每个岗位都能干得很出色的奥秘。从周婷身上,还能看到新一代年轻法官的风采和希望。

不起步谈何到达,不奋斗谈何精彩?正是有了担当精神,周婷能自觉在干中学,学中干,不为困难找借口,只为解决问题想办法。她能顺利实现从学生到大学生村官的转岗,从大学生村官到法官的转型,从一般办案人员到办案标兵的转变。每次转变的背后都是脱毛换羽的磨砺,都抒写了人生的华章。

周婷说,年轻人正是有活力的时候,有激情的时候,多干点事,对单位对社会是贡献,对自己是经历,是锻炼,是提高。周婷坦言,看着睡着了的孩子,她很快乐,万籁俱寂的夜晚,她在灯下写法律文书很快乐。无数个没有追剧的夜晚,很少逛街很少看电影的周末,她依然过得很充实。在担当中,她不断成长,还源源不断获得幸福。担当对她而言,是磨砺,而不是磨难。

周婷大学刚毕业就去当了大学生村官,谈不上有多少深奥的为官之道,可村里的百姓都夸她是心系百姓的贴心人,是披荆斩棘解难题求发展的急先锋。

周婷当法官的第一年,创造了江苏省盱眙县人民法院历史上民事案件结案最多的纪录——741件,这个纪录至今在全淮安市法院还无人超越。之后她又连续两年办案量居全院第一。

周婷参加工作以来两次立三等功,一次立二等功。

一名参加工作时间不长的年轻女法官,何以在每个岗位都能当先锋?6月中旬,记者走进了盱眙法院,追寻周婷的成长足迹,感受到她一路的冲锋陷阵,也感受她别样的青春年华。

    从学生到大学生村官,她选择了脚踏实地

2010年的那个夏天,周婷从烟台大学法学院毕业了。在校园绿草如茵的操场上,仰望湛蓝色的天空,她张开双臂,迎着徐徐吹来的海风,奔跑着,欢呼着:我毕业啦!

带着海浪奔腾般的喜悦和激情,她从美丽的海滨城市烟台回到了故乡淮安。漫步古运河岸边,看着哺育自己成长的这条大河和缓缓流动的河水,她的内心平静了许多,毕业了,到底该干什么,怎么干?她觉得这是自己面临的必答题。

当法官、检察官,是她上大学选择法学专业时就有的梦想。毕业后,她没任何迟疑选择报考检察院的公务员,准备当一名检察官。可上天好像是要有意考验她一下,那次的公务员考试没被录取。再看脚下的小草,她觉得小草在向自己窃笑,再看蓝天白云,只觉得飘飘荡荡,空空落落……

就在她失意彷徨时,有人劝她报考大学生村官。她与一些几年前毕业的师姐师哥交流了几次,觉得在基层摸爬滚打几年,积累些基层工作经验,同时,备战下一次的公务员考试,也是不错的选择。可当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家里人时,妈妈坚决不同意,并告诫她,一个白白净净、细皮嫩肉、娇小玲珑的城里姑娘,到农村去,还不弄得黑不溜秋、皮糙肉厚、五大三粗,将来怎么嫁人?

从小有些倔强又不服输的周婷,还是瞒着家人报考了淮安市统一招录的大学生村官,并且被分到了离市区较远的盱眙县,而且是山区河桥镇。当看着她拿着录取通知书走进家门时,她的妈妈长叹了一声,久久不语……

惊喜没几天,一场突然而来的大暴雨把她吓得一夜无眠。她住的地方背靠小山。有天晚上她正睡得迷迷糊糊时,突然听到“哗哗”的声音,不会是影视剧中的淮河决堤了吧,很疲惫很困倦的她侧过身又睡了。突然,她感觉到一股冰凉,揉揉眼一看,水已经冲进屋里,盆都飘起来了,她一骨碌下床,发现宿舍里的积水有小腿高,还有山上泥水正恣意地往下奔流,突然而来的又一阵电闪雷鸣,让她更懵了,她傻傻地坐在床沿……“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让周婷仿佛看到了希望,她打开门,楼上的同事喊她到楼上先躲躲,她眼中的泪水一下子比雨水还急。

一晃十来年了,一想起那场大雨,她就想到人间的大爱,就想到职业生涯起步的艰辛。有了那次经历,以后的困难,她觉得都是小菜一碟。

 由于她不是盱眙本地人,又是一个姑娘,刚开始群众都不相信她。她一度失落,一度苦闷,同时,又在反思,群众为什么不信任她?想来想去,周婷觉得抱怨只会让自己消沉,只有振奋精神,实实在在地帮群众办点实事好事,才是赢得群众信任的唯一之道。

当时镇里有位老上访户,因为承包土地与同村的另一家发生了纠纷,几年来村里、镇里多次做工作都不行。镇领导将这个任务交给她 ,一开始,她确实有些担心,可又一想,把任务接过来,即使摔了跟头也捡了明白。没了思想顾虑,就能轻松上阵。周婷多次上门和老上访户聊天,与他聊不通,就找他的子女聊,并且带着村里的干部三天两头去他家里拉家常,把他带到田里辨认地块,终于对如何解决问题有了思路。她开始帮着老上访户从村里、镇里搜集相关材料,帮助他到司法局申请援助律师,最终她的主张被老上访户接受,老上访户选择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通过庭审发现:老上访户和另一户老百姓都因保管不善,导致手上都没有1998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但是从镇农经站翻阅出的当年土地发包时的底根,发现争议的承包地的确是老信访户1998年时承包的。2000年老上访户一家外出打工将土地进行了抛荒,由村里另一家农户种植该抛荒地,所以根据法律规定老上访户还应当是争议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人,另一户人家应当向老上访户返还争议土地。

老上访户纠纷的化解增强了周婷做好群众工作的信心。2011年刚入夏,因天气原因和虫害较严重,小麦长得不理想,那段时间,乡镇农经站里的人流量比平时多了三倍,都是来反映小麦收成不好以及询问农作物保险能否理赔。镇里领导找到周婷说:“小周,你不是学法律的吗?你这两天去田里看看,老百姓反映的情况能不能理赔,给老百姓减少点损失。”周婷小时候闹过把小麦当成韭菜的笑话,哪懂得小麦收成如何?不过,这次她发誓不能让自己在老百姓面前出糗。于是,周婷和农经站的同事从种植大户开始,到承包田里查看小麦的受害情况,她还查阅了大量资料,连一颗麦头能搓出多少粒麦粒都查了。给种植大户做了调查笔录,采集受害比较严重的小麦的样本后,周婷立即和当时承保当地农业险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盱眙分公司联系,接着又催促保险公司赶紧到受灾现场查看。保险公司业务人员实在是扛不住她的执拗和专业,做了理赔方案,支付了理赔款。

这两件事之后,周婷从群众嘴角的微笑中,从群众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信任。乡镇领导也讲了心里话:“事情交给周婷,我们放心。”两年大学生村官经历,让她感到,只要脚踏着乡村的大地,就能获得无穷的智慧和力量。

    从大学生村官到法官,她忙得昏天黑地

2012年7月,憋了两年劲的周婷一鼓作气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了盱眙县法院工作。盱眙法院有“改革开放40周年政法系统新闻影响力人物”的全国模范法官姚月梅。周婷为走进这样一个集体感到激动。

她从最基础的书记员干起。民二庭庭长戴永明发现,周婷加班很多,每次庭前准备工作很充分,卷宗整理得井井有条,她还时常就某个案子谈些看法。戴永明觉得周婷讲的不一定都对,甚至有时有班门弄斧之感,可他很欣赏周婷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戴永明说,周婷只干了一年书记员就成了助理审判员,只干了三年助理审判员就成了员额法官,这都是她辛勤付出的结果。

2016年4月,盱眙法院在立案庭成立速裁组,专门负责简单案件的快速处理。“虽然此类案件法律关系较为简单,但是结案任务十分繁重,不但要加速结案,还要探索简案快审的路子。经党组研究决定,你被调入立案庭成立速裁组,配有一名书记员和一名调解员,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周婷还记得当时副院长刘志超找自己谈话时的情景。看着刘志超期盼的眼神,作为一名有着7年党龄的年轻干警周婷觉得这是组织上对自己莫大的信任,于是微笑着点点头。

 “可我一回到办公室就有点懵了,速裁组就三个人啊,能完成那么多任务吗?”周婷坦言当时心急如焚。如何突破重围并闯出新路?她想了又想,并且找到几名庭长和老法官,问了又问,同时,与团队的人员谈了又谈,最后,感觉唯一的办法,只有破釜沉舟,大干一场。

面对案子源源不断涌进来,周婷感到白天时间和工作日时间根本不够用,就开启“白加黑”和“五加二”工作模式,利用晚上时间和周末加班。

 “周婷,在加班吗?”“在呢。”“几点走啊,走的时候喊我一下。”“好的,至少还要半小时吧。”盱眙法院的微信群里经常出现以上类似对话。周婷的微信里还存着2018年冬天盱眙下大雪的图片。那天下班时天气还算正常,可等到她晚上加班结束朝窗外一看,只见白茫茫一片,车是没法开了,她只能踩着厚厚的积雪,迎着凛冽的寒风,扎紧围巾,在基本看不见人的大街上走了近半个小时才到租住的房子。

 “我们法院在县城的位置较偏僻,晚上加班,可以在一起探讨问题,但太晚了回家,尤其是女同志,我们还是不放心。你要少加班,尤其不要加班太晚。”盱眙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贾晓红常这样提醒周婷。

可周婷根本不听。她边干边摸索,总结形成了类案集中排期开庭、模板文书等多个工作方法,推动了速裁案件的快速审理。她2016年结案741件, 2017年结案624件,2018年结案475件,连续3年结案均位居盱眙法院首位。

 “周婷办案有股痴劲。”盱眙法院副院长唐晓燕说。周婷在办理几件建设工程案时,需要研究工程的图纸,办公室的办公桌放不下图纸,她把比她个子还高的图纸抱到了大审判庭,铺在地上,和原、被告当事人及律师蹲在地上就工程涉及的争议焦点一处处核对,能够当场解决的当场确认,不能当场确认的做好笔录移交鉴定。当事人开玩笑说,从来没想到法官办案还能这样,太接地气了。

 “周婷不仅办案数量多,而且办案质量好。”盱眙法院副院长张秀楷这样评价周婷。

 “都8年了,还不给我们交房,我要把被拆了的房子盖起来!”“我儿子等着安置的婚房结婚,现在我老父亲都快没气了,房子还没拿到,今天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十几个人挤在信访室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吵。

2018年6月的一天,周婷刚审完一件案子,就接到值班院领导张秀楷的电话,让她到信访室。她很快了解了案情:2010年,原告王某等8户人家原来居住的房屋因棚户区改造而被征收,县政府征收办组织王某等8户与被告开发商签订了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王某等同意房屋征收,并通过以房换房的方式获得补偿。但补偿协议签订8年了,被告开发商却一直没向原告王某等交付安置房,而且最近的安置补偿费用也停止支付了。故原告王某等8户人家起诉到法院,主张被告开发商交房,并按照开发商此前承诺的日万分之五的标准支付违约金。

周婷在耐心听完上访户的诉求后,又联系了开发商,了解到这批房屋征收其他人家都早已结束了,因为这8户和开发商有矛盾,三天两头到工地上阻碍工程建设。工程进度慢双方都有过错,开发商承诺的日万分之五逾期交房违约金,是在王某等人阻碍施工,迫于无奈才答应的。

全面了解情况后,周婷觉得,这个案件如果就案办案,很可能形成“马拉松”官司和无休止的信访,直接影响社会稳定,最好能在调解中实现双方和解。

考虑到案件当事人较多,难以集中,她就利用下班时间,多次实地查看并核对征收情况,与征收办工作人员一起组织调解。第一次组织调解时,从下午两点一直谈到晚上8点多,因双方互相不坦诚,还发生了肢体冲突。她带着比她还小几岁的女书记员,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心里有点发怵,但她默默地告诫自己:再坚持一下,肯定能谈成,必须要谈成。调解失败后,她赶紧将第一次调解形成的一致意见以及还存在争议的事项进行整理,接着又研究了解决方案,最终促成了三方达成调解协议,并全部履行到位。一起涉众型矛盾纠纷,在她的努力下,仅用了20多天就做到了案结事了人和。

从县城到乡镇,她仍旧欢天喜地

2018年11月,周婷从盱眙县法院到离县城30多公里的马坝镇,在马坝人民法庭担任副庭长。

好不容易从乡下回到了城里,你怎么从城里又回到乡下?马坝法庭就两名员额法官,一年案子上千件,你小孩子马上要上小学了,哪有时间和精力还像前些年那样拼?一些人对周婷的工作变动感到不理解。

 “对于到法庭去工作,我也曾犹豫过,特别是小孩要上小学了,爱人也在外地工作,因为工作耽误了小孩,那就太遗憾了。后来仔细想想,马坝是大镇,案子多,组织上又一次给自己锻炼的平台,还是要克服困难把工作干好。”周婷说。

在记者采访周婷在马坝法庭办案的情况时,贾晓红谈到周婷在办案中格外关注弱势群体,她不仅给弱势群众送去法律的正义,更带去暖暖的人文关怀。贾晓红向记者介绍了周婷2019年5月办理的一起婚姻家庭纠纷案。

那件案子中,先是男方起诉要求与妻子小李离婚,小李30来岁,开始不同意离婚,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来,小李又到法院起诉要求男方支付扶养费。紧接着,男方再次起诉要与小李离婚。因为身体患有渐冻症,小李已经无法独立行走,开庭时是坐着轮椅来的。小李戴着口罩,面色惨白,头发凌乱,由家人推着进入法庭,并由家里人驮着她到了二楼审判庭。庭审中小李一直在哭,导致庭审一度无法继续。

小李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周婷决定到小李家探个究竟。小李神情恍惚,没说几句就泪水直流。在小李断断续续的哽咽中,周婷了解到,小李与丈夫2017年曾生了一个女儿,可生下来没几天就意外夭折了,家人开始一直瞒着小李,直到她出了月子,小李才知道失去孩子的噩耗,同时又听说丈夫要与她离婚。小李因为遭受双重打击,病情进一步加剧。

对小李的境遇,周婷很揪心,她觉得此时的小李不仅需要物质上的帮助,更需要精神上的抚慰,如果简单处理,后果很难预料。周婷多次到小李家中,了解她的真实想法。得知双方已没有感情只有怨恨和不甘心,周婷便开导小李,维系没有感情的婚姻只能使自己的身心进一步受到伤害,不如放手给自己一个希望。渐渐地,小李放弃了自己的执拗,认同了周婷的观点。见时机成熟,周婷又找到男方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有过共同的孩子,虽然没有共同财产可以分割,但从道义上对她面临的困境也应当力所能及地帮助。”在周婷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离婚协议,男方补偿小李2万元。

案件处理结束后,周婷还时常想起小李,有天中午下班,周婷到花店挑了束鲜花到小李家里。小李接过花,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小李的母亲紧紧抱着周婷,感谢周婷对她女儿的关心。小李的母亲提出,小李现在已经丧失劳动能力,能不能帮忙申请政府残疾人补助。周婷看了一下相关证件,立即赶到居委会咨询办理残疾人补助的相关政策,并联系了具体的承办人。小李的残疾人补贴办理后,她母亲几次打电话给周婷,让周婷去她家吃饺子,周婷都婉拒了。周婷常说,她非常珍惜小李的微笑、小李母亲的拥抱,那是她干好工作的动力。

6月16日,连续几天的大雨让盱眙大地凉意十足。记者跟随周婷来到洪泽区三河镇农民王某家里,她是来回访一件案子的。王某的父亲穿起了外套,他对周婷说:“今天的天气,对我们老年人来说还有些冷,可你为我孙子的事,冒着雨专门赶过来,我又感到暖暖的。”

今年5月,周婷处理了一起涉及一名10岁男孩的变更抚养权纠纷案件。2016年,钱小某的父母感情出现问题,母亲钱某将钱小某的父亲王某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要求孩子随钱某生活。盱眙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钱某的诉讼请求,王某不服上诉到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淮安中院维持一审判决。但是,钱小某被王某带到淮安市洪泽区生活,并在当地小学入学。

孩子与王某共同生活期间,钱某想要探望孩子受到王某的阻挠,故钱某向盱眙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将孩子从王某处带回。法院强制执行后,钱小某随母亲生活没多长时间,就打电话给王某,希望王某将他带走。王某将儿子又带回洪泽区,钱某再去找儿子,钱小某拒绝同母亲走。王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变更钱小某的抚养权,由王某抚养。案件在审理过程中,王某和钱某意见分歧很大,双方大吵起来,庭外的儿子吓得哇哇大哭……

庭后,周婷和钱小某聊天,告诉他妈妈经济条件比爸爸经济条件好,为什么不愿意和妈妈生活?孩子告诉她,他和爸爸在一起,身边还有爷爷和奶奶,虽然爸爸经济上没有那么好,但是他很开心,和妈妈在一起,妈妈每天就忙着赚钱,没有时间陪他。周婷把钱某叫了进来。“孩子真正需要什么你知道吗?你给的爱他能感受得到吗?如果感受得到,他会是这种反应吗?你和王某抢来抢去,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呀……”最终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尊重孩子的选择。孩子拉着爸爸的手,在法庭和妈妈挥手道别,并且嘱咐妈妈,一定要按照约定按时来看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周婷的眼里也闪着泪花。

“我这次来,一是想了解一下孩子近来的状况,二是听说你要给钱小某改名,我想当面告诉你,改名的事以后听孩子的意见,当前还要考虑钱某的感受。”见周婷讲得很严肃,王某尴尬地笑了笑。

离开王某家时,王某和他的父母亲走出来送周婷。一阵风吹来栀子花的芳香,周婷听说孩子现在很快乐,她觉得栀子花香真是沁人心脾……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