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件速递 >> 刑事
“红通人员”王颀的逃亡人生
作者单位:宜兴市人民法院 作者:何逸 王兴鹤 发布日期:2020-05-12 字号:[ ]

近日,跨国追逃经侦题材电视剧《猎狐》热播。剧中,狡猾的经济犯罪分子逃离国界,在国外生活富裕逍遥,依旧顽固地与法律相对抗,最终难逃法网。在现实生活中,“红通人员”在国外过得究竟怎样?真的依旧能恣意挥霍潇洒吗?

日前,宜兴法院以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判处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法务与知识产权管理部原总监王颀有期徒刑九年。作为中央追逃办第二次发布的50名“红通人员”中主动归国投案的第一人,王颀的逃亡人生或许可以解答人们的疑惑。

法学硕士沦为“疯狂赌徒”

46岁的王颀出生于上海,在政法学院取得本科学历,后至英国就读法学专业硕士,毕业后在上海一民办学院担任讲师。由于能力出众,王颀多次跳槽,2008年,通过猎头公司介绍到江苏无锡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担任法务部经理,不到一年时间就兼任法务部总监。年轻有为的王颀拥有着同龄人所羡慕的工作和收入,本应过着安逸稳定的生活,却因一次出差机会命运彻底改变。

2011年,王颀因工作需要出差至澳门,顺道在澳门赌场试水,一开局便赢得筹码。赌场上的一时得意让王颀沉迷其中,此后他便经常带着现金出境到澳门,在赌场内一待就是两三天。最初王颀只是在赌场大厅玩乐,当他下注的筹码越来越大后,被邀请至包间消费,心态更加膨胀。王颀在包间认识了李威(化名),专门在澳门赌场从事洗码、放码工作。

在澳门,像李威一样从事洗码、放码工作的人很多,他们不在固定的赌场工作,只要去开个账户,把从各赌场签得的筹码提供客人,从中收取一定的佣金,客人赌赢后帮忙兑换成现金,输掉则负责追讨债务。

2012年1月,王颀带着40万现金在澳门赌场输得精光,不甘心的他想要扳回一局,主动找到李威,向其借筹码继续赌,李威了解其工作和职位后,爽快地把钱借给他购买筹码,结果王颀一下子输掉了350万元。抱着搏一回的心态,1个月后王颀再次来到澳门,没有带现金,直接向李威借筹码,妄想着靠赌博翻本。然而事与愿违,他前后三次共计向李威借筹码合计800余万元,都输得精光。

挪用资金填补赌债漏洞

从澳门回来后,王颀便遭到李威的追债,加上赌场超期还款要加收20%的利息,他要偿还的数额在多次叠加后逼近千万。李威来到了王颀公司所在地无锡亲自逼债。慌乱的王颀开始向周遭的亲友求助,但仅筹集到50万元,相对于他所欠下的巨额债务,根本就是杯水车薪。面对巨额债务,王颀胆颤心惊,他开始寻找借口转移公司资金、收受贿赂,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利用处理公司法律纠纷的职务之便,王颀虚构相关民事诉讼需要缴纳诉讼保证金等理由,于2012年1月至5月间先后三次挪用公司资金共计735万余元,再通过合作律所的账户将挪用的款项打给李威。

此外,王颀还利用职务之便,故意夸大相关工作所需的费用,并通过合作律所虚开律师费发票至公司用于结算平账,再通过在境外取款或消费的方式套取公司资金,将其中39万余元非法占为己有。

被赌博蒙蔽心智的他,对他人送来的钱财物来者不拒,许多法律同行瞄准了他的这一爱好,向他送礼以便拜托他在承接其公司法律业务方面给予关照。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一间咖啡店内,上海某律师的魏律师与王颀相谈甚欢,临走前递上了一个信封,里面装有2万现金,王颀毫不犹豫地收进包里。被贪婪吞噬心智的他先后收受多人给予的现金贿赂合计70万元。

潜逃国外终究“逃不了一辈子”

2013年2月7日,两天后就是除夕,按理说是家人团聚的温馨时分。得到公司面临审计的消息,王颀彻底懵了,意识到自己挪用公司资金的事实即将暴露,加之他还欠李威200余万元,慌忙之中他只有一个念头:“跑!”因为持有新加坡长期签证,王颀购买了最近一班飞往新加坡的航班,在热切归家的春运人潮中,王颀选择了反方向,开始了他的逃亡人生。

春节假期过后,王颀没有按时到岗上班,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同事为他手机充值后仍旧无法联系上。公司审计过程中也发现,账户上有三笔款项共计735万余元不知去向。2月27日,华润公司向派出所报案。经公安调查取证发现,公司法务部总监王颀涉嫌利用其职务便利将公司资金735万余元转移至其控制的相关个人及企业账户。4月9日,王颀被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同年,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报。

虽然出逃成功,但王颀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因为在新加坡的签证只有十五天,他又匆匆赶到柬埔寨。恰逢柬埔寨政局动荡,惊恐的王颀只好申请了前往越南的签证。为了彻底逃离追捕,他在越南申请美国签证,购买了去往美国的机票。飞机在韩国首尔中转时,王颀坐在了候机厅,看着来往的人群,不禁想到家中年迈的父母和94岁高龄的奶奶,内心满是犹豫。“去了美国,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选择留在了韩国,在韩国的华人圈靠着打零工维持生计。5个月后,因签证超期已久,担心因此被发现行踪,王颀无奈又跑回东南亚,先后在多名商人身边从事英语翻译工作,赚取生活费。不料,在此期间,他意外遭遇抢劫,身份证、护照等全部丢失,失去身份的他无处藏身,先天性心脏病随之复发,想到在异国他乡的各种遭遇,王颀不禁留下悔恨的泪水,加之对家乡和家人的思念,他开始想办法潜回国内。

通过黑中介,王颀跟随中国旅行团从广西边境偷偷回到了国内,通过在路上拦车的方式一路往东,因身上现金所剩无几,他只能在沿路的农家求宿,生活十分艰难。2018年6月6日,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赃工作办公室发布《关于部分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的公告》,披露了50名涉嫌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的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王颀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名列其中。10天后,自觉无望的王颀来到江西省福安县公安局,主动投案自首。

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9年

2018年9月,经无锡市监察委员会指定,宜兴市监察委员会对王颀立案调查。2019年5月,宜兴市检察院依法对王颀提起公诉。12月,宜兴市人民法院对被告人王颀涉嫌犯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进行公开审判。

经审理,宜兴法院认为,被告人王颀作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数额巨大,超过三个月未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应予数罪并罚。

庭审中,王颀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王颀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对尚未追缴的赃款,责令被告人王颀退赔后发还被害单位。

“曾经以为逃避可以摆脱法律制裁,但我每天都受良心的谴责,我辜负了家人、领导和同事对我的期待,我接受法律的惩罚,一定好好改造。”站在被告人席上,如今的王颀已是满面风霜,低哑的声音沉痛地道出了心声。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