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那把剪刀
作者单位:东台市人民法院 作者:杨小英 发布日期:2019-08-20 字号:[ ]

        虽已时过境迁,但想起那把挥舞的剪刀,我仍是不寒而栗。

张某向法院起诉,自陈夫妻双方已分居满两年,要求法院判决其与丈夫李某离婚,婚生子随自己生活。

张某说,李某十多年前入赘,夫妻二人与张某父母共同生活。婚初双方相处还算融洽,并很快生有一子阿吉。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磕磕绊绊的事情越来越多,矛盾也越来越大。最让张某无法忍受的是,李某脾气暴躁,动不动就以死相威胁。张某觉得,日子没法过了,于是一纸诉状送到了法院。

案件受理后,需要送达应诉材料。我联系了张某,询问李某的联系方式及住址。张某称李某的父母早已亡故,李某正常在外面打工,有时会回邻市去帮其伯父干活,如果要送达的话需要到李某伯父的住处去。

准备好所需材料后,我申请了车辆带上书记员去送达。因为不认识路,张某的代理人自告奋勇开车带路。

路越走越小,汽车无法通行,我们只得下车步行。一路问过去,终于找到了李某的伯父家。

与周围的房子相比,李某伯父家的房子显得很旧。在门口等了没几分钟,李某刚好帮伯父从地里剪桑树枝条回来,剪刀还抓在手上。

见到我们,李某愣了一下。我赶忙上前说明了来意,告知其张某起诉的事情,并向其送达了诉状、传票等应诉材料。

李某接过材料,沉默了一瞬,书记员眼疾手快拍照为证。张某的代理人在一旁插话,说双方可以到法院协商解决。听到张某的代理人说话,李某沉着脸,目露凶光:“怪不得我老婆要离婚,原来是你在背后煽啊!”

话音未落,李某就挥舞着剪刀恶狠狠地向张某的代理人扑了过去。代理人见状,吓得落荒而逃。我与书记员在后面劝阻不及,也连忙追了过去。

追出好远,见村里人正将李某团团围住劝解,张某的代理人趁隙开车走了。

我再三跟李某释明要按时到庭,法院可以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在村邻们的劝解下,李某勉强答应了下来,我也与书记员上车返程了。

第二天,张某的代理人来到法院,表示为安全起见将不再代理张某,并提交了解除委托的手续。

我能理解这位代理人的顾虑。李某不去反思婚姻不幸的根源,而是将其不幸全部归咎于代理人,真是好没道理。

李某到庭应诉,坚决不同意离婚。考虑到双方并无原则性的矛盾,法院未准予双方离婚。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此后双方未能和好,半年后张某再诉离婚,法院最终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婚生子由张某自行抚养。

令人唏嘘的是,李某早早地失去父母,从其对伯父的态度来看,是珍惜和渴望家庭亲情的,但不知是不是用力过猛的缘故,却在经营自己的小家时翻了车。

又是七夕,李某和张某早已一别两宽,祝愿他们都能各生欢喜!(当事人均系化名)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