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一包蛋卷
作者单位:东台市人民法院 作者:杨小英 发布日期:2019-07-15 字号:[ ]

    昨天早上,刚上班没多久,接待大厅里就来了位老太太。

因为此前曾接待过,我对老太太的事略知一二。老太太姓林,与丈夫张某育有四子一女,好不容易将孩子们拉扯大,让他们成家立业。如今,林老太老两口均已年过八旬,丧失了劳动能力,张某更是瘫痪在床,需要人照料起居。

二三十年前,张某因病急需治疗,林老太将子女召集到一起,要求每人负担100余元的医疗费并每月给付10元的生活费。其余子女均没有意见,但二儿子张二却一口回绝,称自己不同意负担费用,并发誓以后也绝不要父母的一分钱财产。

林老太夫妇气了个半死。此后的十多年里,张二果真与父母形同陌路。

除张二外,其余兄弟三人均轮流赡养老人,倒也默契。

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怎么回事,去年张二主动上门要求参加轮流赡养,但兄弟之间未能就赡养问题达成一致意见。林老太夫妇便一纸诉状将子女们告上了法庭。

经调解,兄弟几个一致同意由兄弟四人轮流赡养,2个月一轮,不要求姐姐(妹妹)赡养。

林老太此前曾分给子女们一些财物,但因当时与张二关系恶劣,未分给张二。为补偿张二,林老太夫妇决定将两间房屋给张二,并将部分田地交给张二种植。

协议签订后,兄弟四人便按约定轮流赡养老人。

矛盾在第二轮赡养时出现了。林老太夫妇在张大家住满了2个月,本该轮到张二接回赡养,但张二拒绝将父母接回,并更换了手机号码。

大儿子张大并没有赶父母走,但林老太自己觉得挺对不住张大。而且更让林老太着急的是,原本按顺序轮流赡养时,三儿子张三虽远在外地,但轮到其赡养时张三会让妻子回老家照顾父母。由于张二不遵守轮流赡养的约定,张三已明确表示,若张二不赡养,自己也不会让妻子回来赡养父母。小儿子张四也表示将有样学样。

我曾问过林老太,张二不赡养就当没有生他,到女儿家住也可以啊。林老太眼泪汪汪,说女儿有抑郁症,不能再给女儿添麻烦。林老太说张大心好,留下了老两口,但又不能一直住在张大家,因为这样其他儿子会说老两口偏心了老大。

林老太懊恼不已,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同意要张二赡养了。

无奈之下,林老太夫妇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案件立了案,但执行法官几次通知张二未果。

林老太来找过法院,要求法官加大执行力度。我也立即将情况反映给了执行法官。

执行法官遍寻不着张二,只得到村里请村干部帮忙联系张二,要求其接回父母赡养。

村干部辗转找到了张二的联系方式,并通知其到村部协调。但张二表示因为父母没有履行调解书中约定的交付房屋的义务,因此不同意赡养。

说到房屋交付问题,林老太更是一肚子气。林老太告诉我,房屋内原有张大家存放的部分农具,已经清理完毕。只是目前屋内还有她和张某百年后的寿材,按农村风俗现在不能搬出,但张二要房子现在就可以交钥匙。

林老太强烈要求见执行法官。我赶紧帮她联系,但执行法官在外执行,无法即刻赶回。我又向执行法官要到了村干部的电话号码并立即联系。

村干部告诉我,已经打电话给张二,但张二坚持认为父母没有交付房屋,仍然拒绝接回父母。

听到这个答复,我左右为难。调解书约定的是轮流赡养,法官也没法逼着张二将父母接回去啊。再说,即便接回去了,老两口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呢?

林老太也明白这一点,称只要张二给付赡养费,不愿意住到张二家去。

我将村干部反馈的情况告知林老太,让她回去等消息。林老太眼泪汪汪,不肯离开,坚持要等到执行法官回来。但执行法官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也无可奈何。我再次联系了村干部,村干部表示已通知其儿子来接。

中午下班时,林老太沉默着起身离开,我以为是她儿子来接人了,于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不料,下午一上班,我发现林老太竟又坐在接待大厅了。原来,四个儿子谁也没有来接,林老太离开后就一直坐在二楼大厅,保安巡查发现后又让她过来了。

我再次联系执行法官,听说执行法官还有一两个小时能回来后,林老太表示还是要坚持等待。她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沟壑纵横的脸上只剩茫然。

猛然想起林老太没吃中午饭,我心里难受极了。虽然承办过不少赡养案件,也见过不少不孝的子女,但我还是忍不住替她感到心酸。

我想给林老太找点吃的垫一垫,但因为好久没有补给,翻遍抽屉也只找到一包蛋卷。我给林老太倒了杯水,并递上了蛋卷。

见我给她食物,林老太一下了站起身来,对着我嚎啕大哭,连声说对不起我,一再推让说不能吃我的东西。小小的一包零食让老人如此激动,其实是我特别不想见到的。我不忍见风烛残年的老人活得如此卑微。

我耐心劝说,让她安心,并给她拆开了包装袋。一旁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来访群众也帮忙劝说。抽噎许久后,林老太终于接过蛋卷,用温开水泡了吃。

见林老太终于开始进食,怕老人看到我会感到尴尬,我悄悄地躲到了一边。

不久,执行法官赶回来接待了林老太,并表示将再次到村里组织协调,尽力促成双方和解,看能否让张二给付部分赡养费。

林老太千恩万谢地走了,四个儿子依然不见踪影。

看着老人拄着拐棍步履蹒跚的背影,我心里一阵酸涩。

我能做的很有限,虽然无济于事,但也希望我的小小举动能给老人带来安慰。

每个人都是父母生的,没有特殊情况,也都会自然老去。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动物尚且如此,人更亦然。但愿也已年过六旬的张二能明白这个道理,让老人安度晚年。(当事人系化名)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