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件速递 >> 民事
酒后闹人命 妻儿要求同饮者赔偿
作者单位:泗阳县人民法院 作者:绳梅 胡彦壮 发布日期:2019-05-13 字号:[ ]

2019年3月15日晚,金某主动邀请王某、李某、张某、徐某(女)聚餐,席间5人共饮用2瓶多白酒。后金某在驾驶摩托车回家途中发生事故,致颅脑损伤,当场死亡!

经鉴定,事故发生时间为当晚9时20分许,金某靠左侧道路逆行行驶,抽取的血样中酒精含量达到了每百毫升230毫克,系醉酒驾驶。得知这一结果,金某的妻儿悲痛之余起诉至泗阳法院,以同桌者未尽到提醒、劝阻、护送义务为由,要求4人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损失共计20万元。

庭审阶段,被告王某辩称,事发当天系金某主动请客,其推诿不去,金某称如不去就是不给面子,其无奈被迫赴宴。席间,其未劝金某喝酒,且5人喝不足三瓶酒并不过量。酒后金某称可以自行回家,其不同意赔偿。

被告李某辩称,事发当天的酒局系金某主动宴请,其以身体不好不能饮酒为由推辞不去,无奈被金某硬拉过去,席间其并未饮酒。饭后,其将金某送到金某家附近才回去,时间为晚上7点多,其尽到了护送义务。金某在晚上9:时20分发生的事故与其4人无关,其不同意赔偿。

被告张某的答辩意见同被告王某。

被告徐某辩称,其系被告张某的妻子,其当晚至学校接到孙子后去饭店找张某。金某、王某、李某邀请她一起吃饭,其系中途加入饭局,席间亦滴酒未沾,金某的死亡与其无关,其不同意赔偿。

泗阳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死者金某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在醉酒状态下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死亡,自身应对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本案虽无证据证明四被告对金某有恶意劝酒行为,也无证据证明被告李某将金某护送回家,四被告在明知金某饮酒的情况下,任由金某独自驾车离开,未尽到作为共同饮酒人的帮助和关照义务,构成轻微过失,故四被告对金某的死亡应承担一定的过失责任。

经调解,四被告同意赔偿因金某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损失18000元。目前该款已履行完毕。

【法官说法】

酒渗透了华夏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在中国人的社会交往、文艺创作、生活娱乐、养生保健等方面占有重要位置。与酒文化一样久远的是酒桌上的灌酒、酗酒等丑陋文化,姑且称之为“酒桌文化”,是酒文化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畸形陋习。

目前部分地区酒桌文化较为盛行,导致饮酒致死、饮酒致伤事件屡见不鲜。奉劝同流听仔细,饮酒过量易出事。在饮酒过程中,切忌灌酒、过度劝酒等不文明行为,同时,如发现共饮人存在酗酒、醉酒现象或出现不良反应征兆时,应加以提示、劝告其停止饮酒。酒后,应当注意共饮人是否存在醉酒现象及其他人身安全隐患,如存在,则需尽到通知家人、安全护送、及时救治等注意义务。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