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案件速递 >> 刑事
母子婆媳齐上阵 “家族式”制贩假证团伙领刑
作者单位: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 作者:许修尧 艾家静 发布日期:2019-04-09 字号:[ ]

       代办身份证、房产证、驾驶证、毕业证,甚至银行流水……街边常见的“牛皮癣”式广告背后,成本仅几元的假证,动辄卖出几百元的价格,面对高额利润诱惑,有人竟然以身试法做起了家族生意。近日,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对一起刑事案件依法判决,六名被告人获刑。其中,作为主要成员的母子俩,因犯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数罪并罚,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一万一千元。

今年刚满30岁邹某,原本在广告行业有一份正当工作,却被自己的母亲带入了违法犯罪的“坑”。庭审时,据被告人朱某陈述,她从2007年开始就在苏州做兜售假证的生意,一开始到处发发小名片,扮演“中间人”角色。

“如果接到生意,我就通过那些墙上留的电话联系制作假证的人,他们做好后放到约定地点,比如垃圾筒、超市储物箱,我取回后再送给需要办假证的人。”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朱某结识了“同行”李某、全某、曾某等。

到2017年5月,朱某的儿子邹某与蔡某结婚,随后怀孕准备生孩子。“我就提议儿子、儿媳在家里帮忙,我们可以自己制作假证,我儿子同意了。”朱某说,儿子、儿媳先是购买了电脑、二手打印机和扫描仪、紫光灯等,又在网上买来制作印章的树脂胶板,朱某自己则通过熟人买到那些房产证、户口薄、身份证等假的证件的底版。

一番筹备后,三人又在某小区租下一个房间,专门作为放置和制作假证的场所,接下来,便开始了他们的“生财之道。”此时,全某的角色是“中间人”,“她是李某的儿媳妇,也是一家子。他们接到的生意,我们不分成,只收打印的钱。”朱某表示,有些全某他们接不了的诸如银行流水之类的活,也都是在自己的出租屋内排版完成。

庭审时,据专门负责“兜售”的全某陈述,“我卖假证件,户口本、离婚证什么的,大概50元左右,驾驶证、行驶证一般80元,房产证和毕业证都是一本100元左右。”而她从邹某、朱某那边拿这些证件,一般就是5到15元左右的价格。

为获得更多的“假证”业务,他们在多个小区、电线杆以及公众场所张贴办证“小广告”,接到单子后,按照顾客的要求,将假证的内容打印出来,再找出对应的假章盖上。就这样,各种行业的所谓资格准入证书、学历学位证书,在朱某、邹某等人手中,一会儿就能办好。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8年6月,派出所在处理一起拆迁办理业务纠纷过程中,怀疑有人持有一本伪造的房产证,后经询问,抓获出售假证的被告人全某,随后在其协助下,在出租屋内抓获其他五名被告人,并查获了大量用于伪造证件、印章的工具、原材料,包括小广告卡片200余张、红色成品印章50余枚、各种证书原材料(壳)千余本、各种假证原材料500余份、空白户口本纸300余张……

除了传统的身份证件,居然还有体检报告、病假证明书以及江苏省从业人员预防性健康检查合格证等。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某、邹某、全某等六人均已构成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印章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邹某、朱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遂判决如上;而全某、李某、曾某、蔡某等其他四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七千元;到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四千元不等的刑事处罚。

【法官连线】只要制作一张假证、一枚假章,就可构成犯罪

证件被任意伪造、贩卖的后果是证件权威性的丧失,这不单纯是对法律的亵渎,也是对社会规则及公共管理的蔑视。兜售的证件是假的,假证交易却是真的。制贩假证行为之所以屡禁不止,缘于巨大、持久的市场需求。在承办人看来,这起案件虽然已经办结,6名被告人也均受到法律制裁,但是制贩假证的现象已成为影响社会管理秩序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为此,提醒广大市民要充分认识到,目前我国的法律并没有对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以及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在制作数量或获得利润的数额上有所限定,因此只要制作了一张假证、一枚假章,就可构成犯罪。

另一方面,这些假证应有尽有,无所不包,但就是不能在政府指定的网站查询。换言之,官方、正规的查询系统是辨别真假证件的“火眼金睛”。据此,在加大对假证贩子打击力度的同时,也需健全权威证件、学历、资格等信用系统建设,完善各行各业相关证件的防伪标识。此外,用人单位也要严格招聘程序,细致审核证件,破除“重证件不重才能”的形式主义用人观,全面提升公民的责任意识和法律意识,才是堵住假证泛滥的真实通道。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