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时间是味良药
作者单位:东台市人民法院 作者:杨小英 发布日期:2019-03-05 字号:[ ]

         初春,乍暖还寒时节。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又冷又湿的让人浑身难受。

那天,难得接待大厅里没有当事人,我正坐在电脑前埋头工作,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是个熟面孔,原来是去年曾经来过的李某。

十年前,在一次深夜行车过程中,李某丈夫刘某名驾驶的车辆与因堵路停车等待通行的张某驾驶的车辆相撞,刘某名当场死亡,乘坐人刘某丰受伤。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刘某名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张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刘某丰不负事故责任。

刘某名的死亡让家人悲痛欲绝,但随之而来的诉讼更是让他们措手不及。

刘某丰的伤情非常严重,脊髓损伤,下肢无知觉,经鉴定构成一级伤残。李某一边操办丈夫的丧事,一边东拼西凑为刘某丰垫付了4万元余元医疗费。因损失巨大,刘某丰一纸诉状将张某驾驶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车主、李某及女儿和刘某名的父母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共同赔偿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100余万元。

刘某丰的诉讼犹如晴天霹雳,李某和家人终日以泪洗面。随后,李某和女儿及刘某名的父母也提起诉讼,要求对方车辆保险公司及车主赔偿因刘某名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30余万元。

经审理,除保险公司和车主应赔偿的部分外,法院最终判决李某及女儿和刘某名的父母在接受刘某名遗产范围内赔偿刘某丰损失50余万元。在李某及女儿和刘某名父母为原告的案件中,法院最终判决保险公司及车主赔偿损失合计25万余元。

刘某名和刘某丰本是堂兄弟,两家人关系处得不错。但因为这起交通事故,两人一死一重伤,两家人的天都塌了。

保险公司和车主的赔偿款陆续汇入法院账户,但刘某丰与李某及家人为赔偿款的分配发生了争执,两家人也闹得不欢而散,由于双方都不肯让步,无法达成协议,赔偿款就一直留在了法院账户上。

去年,李某曾经来过一次,我才发现李某就是在离我家不远开面店的店主。平时见李某做起生意来风风火火的,每天忙个不停,脸上也总是挂着笑容,真没想到她竟然经历了那样一场祸事。

那次,李某来院里找到我,说双方已初步达成协议请求分配赔偿款。我联系了执行法官,因执行法官生病住院当时未能处理,约好等法官出院后再行处理。

李某告诉我,刘某丰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因为怕拖累妻子,刘某丰坚持与妻子离了婚,女儿由妻子自行抚养。

李某很是感慨,说过年时回老家看到了刘某丰的女儿已长成大姑娘了,自己的女儿也面临高考,急需用钱。看着两个已长大成人的女孩,李某决定退步。

李某说,孩子们长大了,也没有必要再去计较什么。她只要求拿到老人和孩子应得的赔偿款,自己的部分予以放弃。

我再次联系了执行法官,约好第二天来处理。

第二天,李某与刘某丰及家人如约而至。每个人的脸上都很平静,除了刘某丰必须坐在轮椅上而外,已经看不出交通事故给他们带来伤害的痕迹了。

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双方平心静气地签订好和解协议,然后去办理执行款发放手续了。

不一会儿,李某又来找我,说是因为时间太久远,会计室说无法查到赔偿款何时进账及进账金额。

我突然想起,去年李某来的时候我曾经联系过保险公司理赔部人员,当时查询后我全部记下来了。我赶紧翻出当时的记录,复印好交给会计室。事情终于顺利解决,李某松了一口气,我也松了一口气。

事情办妥后,李某专程跑来谢我。其实,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当不得谢。

细细想来,时间真的是味良药。十年前的事故,给刘某丰、李某两家人都带来了无尽的伤痛。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伤口”逐渐愈合。祝愿他们走好以后的人生路,一生平安喜乐!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