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中央媒体
南京11家法院兵分8路堵“老赖”
作者: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8-07-16 字号:[ ]

  本报记者 丁国锋 本报见习记者 罗莎莎

冒着近35℃的酷热高温,7月10日14时整,在江苏省南京市,由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主办的全国法院第十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整点开播。

南京11家法院、8条执行路线、9路视频、10小时不间断直播,向执行难全面宣战。《法制日报》记者跟随执行法官直达一线,现场体验抓“老赖”。

抽名贵香烟“老赖”被拘传

室外骄阳如火。江宁区人民法院集中执行小组在该院执行局局长朱从军的带领下一路急驰,前往第一个案件被执行人所在地。

“这起案件案情是怎样的?”

“被执行人因为买卖合同产生纠纷分别拖欠两家公司26万元、166万余元尚未支付,这家公司在我们法院还有两个案件,合计约260余万元均未履行。”刚出电梯,执行法官邓开明一边走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

记者在现场看到,执行小组先行来到被执行单位负责人办公室,出示并宣读了搜查令。随后,执行小组来到公司财务室进行搜查,全面了解该公司目前的经营和资金往来情况。

“你当时是签了调解协议书的,就得按照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履行。要是一直拒绝履行,是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朱从军拿着判决文书对该公司负责人说。

法官谈话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该公司财务状况堪忧,已经拖欠员工工资一个月。执行人员到公司财务部清点钱财,仅搜出1600余元。直至执行小组履行完相关查封手续,该公司负责人仍未给出明确答复。随即,随行法警对公司负责人出示拘传票,同时对公司进行查封。

10分钟后,记者跟随江宁区法院执行小组来到第二起案件的执行现场。此时已是14时45分,不论是执行法官还是法警,早已汗流浃背。

通过同步直播,记者看到,六合区人民法院的执行小组遭遇抽着“九五”至尊香烟却始终强调自己没钱的被执行人王某,执行人员从现场又找出一条名贵香烟及数百元现金后,认为其存在拒不执行判决、裁决的违法情形,于16时20分将其拘传至法院。

加大处置小额动产力度

记者转场到南京中院24楼本次执行活动指挥中心,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展示着4条执行路线的大屏幕,每个区域实时显示一条执行线路的实况。南京中院执行局副局长郑之平与各条线4G单兵系统进行连线,对执行小组发出指令,向法官了解现场情况,嘱咐各条线执行小组注意安全。

与此同时,在南京中院18楼媒体直播间内,南京中院院长茅仲华、执行局局长刘红兵和江苏高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一边动态关注各线路执行情况,一边与媒体进行访谈和互动。

茅仲华介绍说,今年1月至6月,南京法院共执结执行案件22865件,执行到位金额44.26亿元,同比分别上涨22.48%和30.75%。对照第三方评估指标体系核心指标,截至7月6日,全市法院法定期限内结案率80.11%,终本率8.27%,排名全省第一;执行完毕率24.64%,实际执结率38.73%,排名全省第三。

“在攻克执行难方面,全市两级法院今年以来加大了查人找物方面的投入,除点对点系统,提请市委政法委牵头召开联席会议,协调公、检、法、司、财政等多个部门,专题研究解决完善拒执罪移送机制、提高查人找车实效外,还对‘执转破’案件费用保障、失信惩戒机制落实情况监督、刑事涉案财物保管执行等问题,形成会议纪要下发执行。”茅仲华说。

据了解,南京两级法院通过利用公积金、养老金等系统,加大执行力度。以往,法院处置财产主要是房地产和汽车等财产,现在则加大了对家具、珠宝、名烟名酒、手机等小额动产的处置力度,最大限度执行被执行人财产。

“像这个月,我们院就有100多个名包要上网拍卖。”茅仲华说,南京两级法院将按照最高法和江苏高院决策部署,专注解决各种短板问题和基层法院之间执行工作不平衡情况,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更多支持。

“由于经济发达,江苏是法院受理各类民事案件数量最多的省份之一,因为基数大,遇到的问题多,解决执行难面临的问题也很多。”刁海峰在直播中介绍说,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执行申请人期望处置的财产变现,但被执行人转移财产、逃避执行的行为呈现多样化,需要集中全省三级法院的力量执行攻坚。

“我们力争不让任何一个基层法院拖后腿,在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攻坚战过程中,实现全省三级法院一盘棋协同执行。”刁海峰说。

我国法院执行力度排前列

16时,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律师协会副会长车捷,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严仁群来到演播室现场。

“执行难是诚信缺失的体现,执行直播则是一次全民的信用教育。”车捷说,“今天温度非常高,现场执行人员非常不容易,这足以看出南京法院执行人员决胜执行难的决心之大。”

车捷说,从事律师工作20多年以来,随着国家法治进程加快,执行难问题日益得到重视。解决执行难需要全社会共享共治,需要多部门参与。

“可以探索由律师完成调查,公权力让渡一部分给律师,一定程度上减轻人民法院的负担。”车捷建议,在执行工作上要多发挥律师的作用,律师不仅可以承担向当事人解释法律的工作,更能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让当事人更了解人民法院执行难的状况。

“执行难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国法院执行力度在各国都排在前列,执行效率也很高,还积累了很多经验。”严仁群认为,执行难问题对整个法律体系存在潜在危害,法院加强强制执行力度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截至记者20时发稿时,六合区法院传来消息,抽名贵烟的被执行人王某被拘传后,其亲友立即联系法院,给付了所欠的本金及利息70万元,案件已全部执行完毕。

这场由南京两级法院掀起的执行风暴仍在蓄能中,将持续到今晚24时。

本报南京7月10日电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