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六旬老妇洗碗七年,为儿偿还生前欠款两万元
作者单位:如皋市人民法院 作者:孙庆峰 薛专 刘名节 发布日期:2018-06-06 字号:[ ]

 作为一名法院执行局干警,当事人交足执行款就案结事了,我就要去着手下一件执行案件。但是这次是例外,我要专程去卓奶奶家看看她生活中还需要不需要哪些帮助。

跟我一起来的有社区干部,还有两位电视台的记者。

我办过上千起执行案件,见过了太多的申请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恶言相向,甚至大打出手。前天,当申请人庞默的妻子拿着1000元钱硬塞给被执行人的祖母卓奶奶时,我眼前的世界顿时湿润了。

这是一起欠款纠纷,卓奶奶的儿子柴恒欠庞默工资20500元,本来约定是2011年还清,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柴恒意外去世,庞默要款无着,凭柴恒出具的欠条向法院起诉。因柴恒于2008年离婚,卓奶奶夫妇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权,所以法院最终由当时年仅5周岁的柴小林在继承遗产限额内清偿债务。判决后,庞默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因小林年龄太小,法院于2013年5月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随着时间的推移,庞默一家人已渐渐将这件事淡忘了,谁知5年以后,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那一天,集中执行后我回到办公室,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忽然接到一位同学的电话,说他一位亲戚请他打听儿子欠债的事,她要帮儿子还钱。根据同学的陈述,我调出网上的案件信息,并没有找到申请人的联系方式,便将欠款数额和申请人地址告诉了同学,本来想过两天实地去查找一下申请人庞默。

谁知,第二天傍晚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卓奶奶兴奋地告诉我:“孙警官,不麻烦你了,明天我和庞默的妻子来办还钱的手续!”放下电话,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很难想象,卓奶奶是怎样挨家挨户地找到庞默家中的。

第二天下午,我在接待室见到卓奶奶,几乎已经全白的头发,朴素的衣着,脸颊上深深地刻着岁月的印记。我边办款物交接手续,边向老人了解这几年的生活状况。

据老人介绍,她前几年在一个饭店帮着洗碗,打零工。打工之余,她还在家种种田,卖卖自己种的蔬菜,空闲时就去照顾孙子。

2016年前老伴去世时,已经七拼八凑地把儿子欠下的两笔大额债务还掉了,现在剩下小额债务,自己也挣不了几个钱,就向几个弟弟借了一部分,凑着把这笔债务也还清。

老人边说边向庞默的妻子路蓝打招呼:“不好意思啊,爷儿俩都不在了,就剩下我一个老太婆了,年纪也大了,没有能力还利息了,你将就着把本金收下!”我清楚地发现,正在清点钞票的路蓝眼里已经沁出晶莹的泪珠。她拿出一沓钱哽咽着对奶奶说:“本来我们这个钱也不想要了,这1000元钱请你无论如何收下,买点吃的补补身子!”卓奶奶坚持不肯接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不能收你的钱!”我语句也有些不连贯了:“老人家,债务已经还了,这是路蓝的一片心意,收下吧!”老人这才惴惴地收下那1000元钱,连声向路蓝和我道谢!

送老人到大门外,我抬头看见一片高远、洁净的天空中,有白云缓缓飘过,与老人那坚强、乐观、坦然、舒展的笑脸,定格成一幅最美的画面。(当事人名字均采用化名)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