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作者:石中玉     发布日期:2017-09-27字号:[ ]

  2017年1月,因行政区划调整,原淮安市清河区人民法院与淮安市清浦区人民法院合并为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法院并成立了速裁庭,特属文记之。

  速裁庭之--春

  盼望着,盼望着,通知来了,两区合并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办公室亮了,桌椅稳了,网络信号流动起来了。

  速裁庭悄悄地成立了,小小的,嫩嫩的。清河的,清浦的,瞧去一办公室一办公室满是的。擦着,摆着,拧两把抹布,拖几张椅子,拆几个包裹。风轻悄悄地,人笑盈盈地。

  主审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忙活起来赶趟儿。一大波的案件红的像火,黄的像电,蓝的像海。案件里带着当事人的诉求,闭了眼,仿佛所有当事人已服判息诉,满意而归。批量案件成千成百的当事人嗡嗡地说着,大小律师来来去去。当事人遍地都是:有原告、有被告、有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没有独立请求权的,散在法庭中,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地。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庭长的话语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话语里带来些新法院的气息,混着制度要求,还有各种案件信息,都在会议室微润的空气中酝酿。书记员将一摞摞卷宗放在柜子当中,开庭回来,呼朋引伴地卖弄娴熟的整理技艺,翻出宛转的纸片声,跟轻风流水应和着。法官桌上的电话,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

  物业案件最寻常的,一来就是几百件。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密密地排着庭,排庭本上满满地笼着一层细字。被告却不容易找到,审限也紧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一遍遍敲着门的;还有苦口婆心调解的,穿着制服,打着领带。随行的警车,稀稀疏疏地,在雨里静默着。

  系统里的案件渐渐多了,来起诉的人也多了。城里乡下、单位个人、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立案了。速裁庭成员们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的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

  速裁庭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速裁庭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速裁庭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他领着我们上前去。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